贝贝时尚头条新闻头条资讯-贝贝头条新闻-今日头条新闻网

新闻头条最新消息陆昀被判赔科大讯飞1200万案件

作者:时尚贝贝头条
66.4K

头条新闻今日头条新闻头条最新消息陆昀被判赔科大讯飞1200万案件

 

头条新闻今日新闻头条最新消息时尚贝贝头条陆昀被判赔科大讯飞1200万案件正文写在前:上海风翔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前创始人陆昀,从科大讯飞公司手中收购了3600万元人民币,并立即跳槽成为顾问和高管。 法院裁定他违反了竞争协议,并赔偿科大迅。科大讯飞1200万案件。 陆昀不认罪或道歉。 相反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违反了竞争协议。 作者认为,作为企业前负责人的陆云不可能理解违反竞争协议意味着什么? 甚至更不可能不了解丧失正直和道德的后果? 以下是我的分析:当公司重要的员工辞职时,他们通常会签署“竞争协议”,以防止员工因其旧公司的秘密,技术,资源等而跳到对手,损害自己的利益。 这也是法律上的支持。 根据《劳动合同法》第二十三条,第二十四条的规定,企业有权与职工达成协议,禁止职工辞职后参加企业竞争。 此外,在一些涉及商业秘密和高科技的行业中,公司通常会与前雇员或相关人员签署保密期限和竞争协议。

头条新闻今日头条新闻头条最新消息陆昀被判赔科大讯飞1200万案件

近日,原上海枫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现更名为“上海讯飞枫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,以下简称“枫享公司”)的创始人股东陆昀,因公司被科大讯飞收购后,离职加入腾讯,违反了《竞业协议》,被判赔偿1200万元一事在网上发酵。

陆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一方面痛诉老东家这个罚款额度的巨大,另一方面则否认老东家敬业协议的合法性。

笔者详细查看了整个案件的相关报道,认为这1200万罚款并不多。

1、陆昀是否违反了当初自己签署的《竞业协议》?

在庭审中,科大讯飞为支持其诉求,向法庭提交了14组证据,包括《投资合作协议》及四份相关《补充协议》等。其中有条款约定:创始人团队在职期间及离职后2年内,不得担任有竞争业务公司或组织的顾问或职员;竞业限制的实体包括腾讯公司等……

对此,陆昀的观点是,科大讯飞所收购的枫享公司的产品有两个,分别是“智慧课堂”“扫描阅卷”,因此,双方约定的竞争业务,仅是针对这两个产品而言,而并非限制其离职后进入其他同类型公司。

他还认为科大讯飞在其不知情的条件下把相关违约责任写进了《补充协议四》。不过,在庭审中称,法院调查发现,科大讯飞与陆昀等签订的《补充协议四》正文部分从未被替换,是各方真实意思表示。

空口无凭,立字为据。无论如何狡辩,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。这也正是法院一审判决陆昀败诉并赔偿的重要依据。

2、赔偿1200万到底多不多?

如果是员工或高管离职,赔偿1000多万确实少见。原联想手机负责人常程加盟小米后,被老东家起诉,法院判决常程违反了与联想签署的《竞业协议》,赔偿联想525万元。

而陆昀并非科大讯飞的高管,只是被收购的教育公司的负责人,所以如果按照员工的级别判决赔偿金额,1200万元显然是太高了。

头条新闻今日头条新闻头条最新消息陆昀被判赔科大讯飞1200万案件

但是陆昀与科大讯飞的关系是“被收购”,而非简单的雇佣关系。资料显示,陆昀所在的枫享公司,2015年12月30日,被科大讯飞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方式全额收购,陆昀拿到了3604.5万余元。而整个收购完成,科大讯飞一共花费了7279.2万余元。

在收购的过程中,科大讯飞与陆昀的团队主要人员就先后签署了四份《补充协议》,以明确对方的竞业义务,并在《补充协议四》中再次明确竞争限制名单及竞业限制形式。

显然,科大讯飞的一系列《补充协议》是合理的。如果花费7200多万巨款收购的公司,高管拿到钱后就跑竞争对手那里重起炉灶,钱不是一文不名地扔掉了吗? 特别是对于这类技术公司,最关键的核心资产是人才和技术。

所以,原枫享公司创始人陆昀进入科大讯飞教育的对手公司做顾问,显然违反了他自己签署的竞业协议,其赔偿金额不能按照普通员工或高管的赔偿标准计算,而是按照在收购其股份时所投入的资金。

3、这不仅是赔偿多少的问题,也是职业道德问题。

陆昀作为原枫享公司创始人,他经营过企业,也大概率和自己的员工签订过劳动合同、竞业协议。假如是他自己的公司主要员工,拿着公司的技术、资源在离职后进入同行工作,他会不会起诉?

如今,陆昀一方面拿着科大讯飞3600多万的收购款,又跑去科大讯飞教育的竞对那里当顾问和高管,不排除会把原枫享公司的技术、资源等继续用在其他公司里。而面对科大讯飞的起诉,不道歉,不认错,还在媒体上混淆视听,这真的有失道德水准。

无独有偶,近日特斯拉起诉原高级工程师曹光植窃取自动驾驶技术代码,并入职竞争对手一事有了结果。曹光植从竞争对手公司离职,证明自己虽然上传了自动驾驶技术代码,但并未向新雇主提供,并主动向特斯拉认错,双方达成了和解。